新闻是有分量的

冯绍峰们的经纪人

2019-11-05 16:04栏目:娱乐

冯绍峰们的经纪人

图片来源:综艺节目《我和我的经纪人》
作者:刘倩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冯绍峰经纪人梁砚曾有这样一个比喻来形容艺人与经纪人的关系:艺人像是赤身裸体地站在舞台中央,聚光灯照不亮的地方可能荆棘丛生,经纪人像是个提灯人,帮艺人照亮脚下的路,又像是一层铠甲,给他们带来前行的勇气和安全感。
跑组,跑组,跑组
每天早上,张宁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和手机,刷各种行业网站、公众号、APP收集组讯,然后整理要跑组的位置,按照最快的路线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跑。
所谓跑组就是去正在筹建的剧组,给选角导演递上自家艺人的简历资料,为艺人争取上戏的机会。剧组一般会在酒店里租一个房间作为临时基地,在北京,酒仙桥、太阳宫附近有很多这样的酒店,里面常年聚集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剧组。
张宁每天从中午十二点跑到晚上六点,在剧组集中的酒店“扫楼”,平均下来一天能跑十几、二十个剧组,而一个剧组在几周到几月的筹备期内可能能接到几千份简历。很不幸,张宁带的艺人十有八九会被湮没在几千个候选人中,难有机会。
这不是张宁不努力,为了递出一份简历、交换一个联系方式,她低声下气、好话说尽,有时对面的人连头都不抬,更有甚者在张宁自报家门后,对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变得面无表情。艺人不火是原罪,出于保护,她始终不肯说出他的名字,“是一个曾经非常火过的老艺人,现在五十岁左右,是歌手也是演员,他的成名作风格很强烈,那个年代几乎都听过。”
梁砚同样被拒绝过,在冯绍峰还不火的时候。有部谍战剧梁砚非常看好,好导演、好故事、好人物,她为了给冯绍峰争取一个双面间谍的角色跑了五遍,最后还是失败了,导演觉得他演不了军人。

冯绍峰们的经纪人


冯绍峰
与完全是职场小白的张宁不同,梁砚自带资源,在转行做经纪人前她已经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了十年,电视台、传媒公司、外企都待过,公关、媒介、宣传、统筹都做过,在传媒圈混得风生水起,也算是小有成就,入行后背靠华谊这样的大公司,想争取角色一样会被拒绝,“我那时候出去推戏,听得最多的是他不行,他演不了,他不合适”。
王然跑组更多地是为了推销自己,刚毕业就进了一家制作公司,带的艺人是出道即女二的当红小花,尤其是在公司“一姐”出走后,所有资源优先倾斜,他不太需要推自己的艺人去别的组,“但是你要认识更多的人,圈内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公司,要让各种副导演或选角工作室知道有你这个人,以后有合适戏的时候,他们能想到你这才行”。
王然不“扫楼”,反而还要筛选和艺人咖位匹配的组,“你要知道,演员一旦当了女一就不会往下降自己的格调了”。经纪人所受的对待往往是艺人咖位决定的,选角导演对王然很恭敬,同样,王然也会对能决定女一人选的导演、制片人很恭敬,“我就是使劲夸对方,各种无脑夸,然后就是唠家常,卖萌呗”,最多的一天他见了七位导演,凌晨才到家。
跑组是每个经纪人绕不开的工作,和剧组搭上线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后面还有持续争取、反复沟通、长期维护的漫长过程,随时充满了变数。
最长的一个项目王然跟进了整整一年,到处打听导演的喜好,频繁跟他联络感情,甚至制造机会偶遇,用王然的话说就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啥事都得想到他”,一年后导演拍板了另一位比王然艺人咖位大的演员。王然觉得很挫败,但也没有办法,“估计是我自己做的努力还不够吧,或者对方团队的经纪人比较厉害”。
笑天的方法和王然的差不多。他带的艺人是从体育跨界影视的张娜,作为中国唯一一个获得跆拳道品势、竞技两大类世界冠军的张娜在跆拳道圈是明星,在影视圈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人,出演的也大多是小角色。笑天看上了一个大咖云集的电影项目,托朋友联系上了选角导演,打听到那个导演爱好吃饭,还非得是家常便饭,笑天就拎着几斤牛肉上门了。一整个早晨导演都在面试演员,连面都没见到,眼见着中午了,副导演早早切好了菜备盘,笑天主动请缨,用他带来的牛肉做了道导演最爱吃的家乡菜——小米椒炒牛肉。
“当经纪人的,吹拉弹唱什么不都得会点”,投其所好有时是成功打开局面的关键。那顿饭吃完,导演允诺笑天会给张娜一个小角色,笑天很高兴,“串什么角色都行,我绝对不挑,没词都可以”。平时笑天不太会把姿态放得这么低,他给张娜接戏也是有规划、有标准的,希望能展现出张娜英姿飒爽的一面,强化“打女”标签,但这种大咖云集的院线大戏哪怕只是小角色,也能混个脸熟,写在简历上也好看。
笑天从年前等到年后,一直在问,导演也一直让他安心,直到有一天问候不再有回复,再一打听全戏已经杀青了。笑天不知道是这个角色被删了,还是有人截了张娜的胡,“甭管哪种情况,起码得打声招呼吧”,对于这种无法左右的事情,笑天只能劝自己平常心。
梁砚希望所有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她会尽可能缩短等待时间,让变数不那么容易发生。
冯绍峰在因电视剧《宫》爆红后,梁砚实现了她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三年内,我要把他做到一线,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实际上这个过程只用了一年半。之后冯绍峰经历了艰难的转型期,电视剧演员转向电影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鸿门宴》是梁砚为冯绍峰接下的第一部电影,动用了她能找到的一切资源,用尽了谈判技巧,想让导演和片方认可这个没有任何电影作品的“新人”,打破惯有的书生印象去演一个反差极大的霸王角色。成功接下这个角色后,两人的心情竟然是惶然的,每天聊得最多的是会不会被换掉,以至于冯绍峰刚进组拍戏时受了伤也不敢声张。
“尤其是在演员的上升期,随时可能有变动,就算和你签了约都可能被换掉”,梁砚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减少这种变动。在推《黄金时代》时,项目负责人转天出差,约在了回京后,梁砚立刻找了过去,赶在出差前谈了一次,“我们谈项目就是这么分秒必争,想毁掉一件事可能只需要一点点变动”。
没有经纪人想让自己成为那个变数,但就像笑天说的,很多事情他无法左右,被临时塞进来的人顶了张娜的角色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在剧组,塞演员的情况太严重了,但这很正常,特别正常”。
直到现在梁砚每敲定一个角色都会担心被换掉,“签合同也没用,非得已经拍了一周,再换人成本太大了的时候,才会安心。” 在这个行业里契约精神似乎没那么重要。
没有信任无法合作
公司和艺人之间有合同,艺人和经纪人之间有合同,艺人上项目也会有合同,但娱乐圈中还是“解约风波”不断,艺人、经纪人频频上演“分手”大戏,甚至还有经纪人瞒着艺人接戏、转移财产。在合同难以约束到的地方,不成文的规定还有很多。
笑天现在不属于任何一家公司,也没有成立个人工作室,他和艺人签的合同没有大公司那么多条条框框,年限也不长,但是有关分成、费用这些涉及钱财的问题,白纸黑字规定得明明白白。笑天也很注意这些,所有项目合同和具体金额都会让张娜过目,“有些艺人根本不看合同,经纪人想黑艺人钱的方法太多了,关键是看人品”。
同样,艺人也可能跳过经纪人自己接戏,省下一笔分成费。姜涛就接到过导演直接打来的电话,希望他能再考虑一下,他这才知道笑天已经帮他拒绝了这部戏。姜涛非但没有责怪笑天,还打电话感谢他没有为了自己赚钱去接一些不适合的项目。
姜涛出道很早,在职场类节目《非你莫属》中走红,签约暴风影音,人称“暴风男”,留给大众最深刻的记忆是他的笑声。一直以屌丝形象示人的他现在急需转型,从上一家公司离开后,和张娜一样选择了继续和笑天合作。

上一篇:赵丽颖冯绍峰 “就像过日子一样在演戏”  
下一篇:南方车站导演刁亦男:胡歌气质很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