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收购失败,脑白金时代已过,史玉柱只能靠马云了?

2019-11-04 23:01栏目:科技
TAG:

收购失败,脑白金时代已过,史玉柱只能靠马云了?

​文|锌刻度 陈邓新

有的公司因成功收购,拥抱高光时刻,有的公司因收购失败,面临至暗时刻,巨人网络恰好就是后者

巨人网络于2019年11月4日早间公告,暂时终止重组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后者拟寻求独立IPO 消息传出,巨人网络股价走低,收盘跌幅为2.76%

2016年8月,巨人网络宣布领衔以44亿美元收购Playtika,参与收购的除了巨人网络之外,云峰基金、中国泛海控股集团、中国民生信托、弘毅投资等资本圈巨鳄赫然在列

谁成想,这场收购案拉锯持续三四年之久,中间经历几多坎坷,甚至曝出参与收购的中国财团内部不合,而为了打破僵局,史玉柱2017年7月16日决定更改收购方案,将交易的支付方式由发行股份变更为现金收购,可惜依然无果

以脑白金翻身、又以《征途》暴富的传奇人物史玉柱,迎来了人生又一次命运转折点,这次史玉柱能否逆流而上?

巨人网络成最大输家

Playtika对史玉柱而言,犹如救命稻草

事情要从2007年11月1日谈起,那一日,巨人网络在美国上市,融资10.45亿美元,上市收盘价为18.23美元,涨幅为17.6%,市值近50亿美元

史玉柱身价超过500亿元,跻身进中国富豪榜前三名,过上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告别江湖,真正退休 远离嘈杂,花草猫狗,环球游走 ”

收购失败,脑白金时代已过,史玉柱只能靠马云了?

七年之后,巨人网络从美国退市,借壳世纪游轮完成A股回归

而借壳之前,巨人网络与世纪游轮签下对赌协议,2016年~2018年承诺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亿元、12亿元及15亿元,否则将进行股份补偿

彼时,资本市场对对赌协议持充满疑虑

“要知道,巨人网络2015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才2.2亿元,刚经历了断崖式下滑,跳跃至10亿元以上并非一个轻易可达的目标 ”一位方正证券分析师曾如此评价

完成这次“蛇吞象”收购,史玉柱就不愁对赌协议了

公开数据显示,巨人网络2016年、2017年勉强完成对赌协议,但2018年净利润仅为10.78亿元,而Playtika 2018年的净利润为24.1亿元,倘若收购顺利完成,史玉柱就不必玩文字游戏:“过去三年累计实现对赌净利润38亿元,实现三年对赌承诺 ”

相比对赌协议,史玉柱更在意的是巨人网络弯道超车机会

凭借《征途》百万人同时在线,巨人网络一度成为网游赛道头部玩家,但此后再无爆款,如今早已连腾讯与网易的背影都无法看到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Q1中国网络游戏季度数据发布研究报告》,腾讯游戏的市场份额为51.53%,网易游戏的市场份额为17.54%,而巨人网络以0.96%的市场份额排第十位

目前,摆在巨人网络面前最关键的问题是,目前《征途》步入生命周期的中后期,《帕斯卡契约》《仙侠世界》《街篮》《龙珠最强之战》等其他游戏暂时无力挑起大梁——巨人网络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就显示,第三季度净利润为2.1亿元同比下降24.59%

“现在的游戏市场,早就不是《征途》时代了 竞争非常激烈,特别是手游行业,十分浮躁,整个游戏市场的变化,早已不叫红海,而是血海 ”某手游公司高层人士对锌刻度坦言

史玉柱将希望寄托于Playtika 一名网游市场分析人士对锌刻度表示:“Playtika在Facebook、iPhone、Android等平台都是第一批做游戏的公司,凭借先发优势成为休闲游戏领域头部公司 ”

现在,史玉柱的梦碎了 但对史玉柱而言,更大的失败或许是,在这个梦碎过程中,因为费劲全部心思去收购Playtika,而错失的诸多发展机会

新业务不顺 老业务不振

目前除了网游,史玉柱旗下绝大部分业务也诸多不顺,包括投资参与P2P的股权投资也已失败告终

史玉柱参与团贷网A、B、D轮融资,团贷网创始人唐军自诩为史玉柱的门徒:“读书时每次写作文都把史玉柱当作案例‘扯进去’ ”

团贷网爆雷了,广东公安今年3月的通报显示:“累计吸收投资款项1500亿元,截止目前仍有待偿人数32万多人,待偿金额超过396亿元 ”

2017年11月23日,史玉柱以8.2亿元收购深圳旺金金融40%的股权,后者为车贷P2P投哪网的母公司,欲大干一场

此后P2P行业风云突变,行业监管加强,史玉柱不得不将这块业务剥离,不计入上市公司业绩中

此外,参与绿能宝的可转债投资也打了水漂,史玉柱称:“老百姓的钱一定要最优先还,欠我们的钱不用优先”

收购失败,脑白金时代已过,史玉柱只能靠马云了?

在互联网金融战场屡战屡败,在保健品战场也力不从心

近年来,脑白金具体销量、销售额都查不到,上一个公开数据还是官网2016年9月12日更新宣传片中透露的累计销量已达4.6亿瓶

此外,有媒体通过2018年淘宝天猫年货节的数据及“春节销量占全年销量的50%”,推算出天猫商城脑白金销售额约在1亿元左右

这个数字无法考证,也没有保护其他网络平台以及线下,而官方数据显示脑白金1998年上市,上市十年内累计销售100亿元

一名保健品业内营销告诉锌刻度:“保健品礼品市场厮杀激烈,蛋白粉、阿胶、燕窝、西洋参、深海鱼油等各有拥护者,而送礼人群多为年轻人,‘脑白金’对年轻人来说缺乏吸引力 ”

为了重回C位,脑白金在2019年已砸下超过15亿元广告费,除了传统的电视渠道,更是在抖音发起“草裙舞挑战赛”、微博发起“经典歌曲PK”等活动

“抢夺年轻话语权”成为官方宣传口号之一

然而,官方只公布了广告“覆盖人群13亿,总推及人次750亿”,却未公布销售数字,这也间接证明属于脑白金的时代已过去

史玉柱手中还有哪些牌

尽管遭遇水逆,但史玉柱并未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早早通过巨人投资构建了一个庞大的投资版图,根基颇深

早期,史玉柱处于帮“兄弟”段永基、冯仑的初衷,接盘了华夏银行、民生银行的股份,如今坐享长期分红

譬如,2019年史玉柱从民生银行获得分红4.76亿元,而从巨人网络获得分红1.29亿元,前者约是后者的3.69倍

之后,多喜欢抱团“吃肉”

史玉柱曾公开表示:“无论投资还是创业,核心因素都是人”,所以史玉柱的资本运作,多与马云、卢志强等互相捧场

其中,与马云的合作次数最多

收购失败,脑白金时代已过,史玉柱只能靠马云了?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云锋基金是2010年4月由马云和聚众传媒创始人虞锋共同创办,马云占股40%,虞锋占股60%,所以它的名字叫“云锋”,实际上是马云和虞锋私人旗下的基金

看到云锋基金叱咤风云,刘永好、史玉柱、王中军、赵薇等马云好友纷纷请求搭便车,于是2014年6月创办了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云锋新创

云锋新创第一大股东为刘永好的新希望,持股比例为10.26%;第二大股东为史玉柱的巨人,持股比例为9.77%;而经过多层股权穿透马云持股比例约为0.39%,可谓微乎其微

云锋新创跟随云锋基金四处征战,譬如圆通速递、万东医疗、白云山等上市公司,依图科技、阿里体育等独角兽公司

除此之外,史玉柱于2014年4月与马云旗下的云煌投资及谢世煌共同成立了杭州云溪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云溪投资,入股了华数传媒、唐人影视两家上市公司

2018年,史玉柱又获得蚂蚁金服0.0899%股份

入股是一种抱团方式,共进共退是另外一种抱团方式

譬如巨人网络、云锋基金、蚂蚁金服共同投资了蘑菇租房,马云、史玉柱同时退出私募基金中泽嘉盟投资有限公司主要人员行列

史玉柱的商业帝国虽然风雨缥缈,投资业务却红红火火,凭借投资红利的反哺,史玉柱尚有重整巨人网络的底气与底牌

上一篇:一夜之间掉电50%!iOS13.2深陷“掉电门”iPhone论坛被集体攻陷  
下一篇: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积丰:人工智能发展面临“内忧外患”